搜索
超变传奇 唐河论坛 超变传奇 婚后五大窝囊,你占了几个? 几个五大占了窝囊
查看: 196|回复: 0
go

婚后五大窝囊,你占了几个? 几个五大占了窝囊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3 23:13 |显示全部帖子
  我爸说要给我找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后妈时,我简直要崩溃了。
  我的强烈反对没有丝毫作用,我爸还是执意把那个女人娶进门,要知道这距离我妈去世还不到一年。
  期间跟我爸大吵了几次,可我没有能力阻止这一切,在他们结婚当天我跟朋友在喝了一夜的酒,第二天一早我回到家,见到我爸我什么话都没说,跪下就砰砰砰磕了三个头,然后离开了那个还贴着喜字的家。
  年少气盛,那时候心中带着对我爸的恨和自己心里的委屈,我走了这两年期间也没跟家里有任何联系,我爸也是,我知道我爸跟我一样都在怄气。
  可是在今天我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那个成为了我后妈的女人打来的电话,电话刚接通她就哽咽的说了起来:“孙诚,你爸吞安眠药自杀了……”
  突闻噩耗让我感到措手不及,感觉像是天塌了下来。我没想到这两年里没跟家里联系,第一次接到电话竟然是这样的情形。
  我来不及再去管厂里的工作,买上最近一班的火车连夜赶到了家里。
  可在我回家之后面对的只是一盒骨灰……
  如同梦靥一般的场景突如其来,我看着身旁的女人,披麻戴孝哭得双眼通红,那装模作样的伤心令我感觉恶心。
  我冲着她歇斯底里的嘶吼,女人只是沉默着流泪:“你当初进我们家不就是为了钱吗?现在我爸走了,你这两年也捞够钱了吧?怎么还不滚?!”
  余下的时间里,给我爸办丧事,出殡,我的心难以言说的伤痛,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丢了魂的行尸走肉,呆滞麻木的任由这一切进行。
  处理完丧事我在家里守孝,公司那边来电话询问我没请假这两天干什么去了,最终我还没来得及说原因,那边又补充一句‘以后不用来上班了,这个月工资扣除你这几天旷工罚款之后,剩下的下个月发工资会打你卡上’。
  电话挂断,自始至终没让我说出一句话来。我笑了笑心里感慨了一句,去你妈个比的吧。
  处理完后事,偌大的房子里那种空荡真的很折磨人,我很想我的爸妈,这时候我又想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已经成为我后妈的女人。
  哪怕知道现在已经是晚上,心里的疑惑令我难以入眠,所以我想知道这一切都发生了什么。
  我来到眼前的卧室门前,这里曾经是我爸的卧室,而现在那个另我讨厌的女人正睡在里边,还有什么比这更可笑可悲的事情。
  我敲响房门没一会儿门打开,眼前的女人应该是准备入睡,被我突然敲门又起了床来。
  她穿着一身紫色真丝睡衣,露出雪白的双臂与香肩,性感的锁骨也暴露在我眼前,睡衣下摆只到大腿中部,一双修长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卧室灯光的照耀下,整个人显得那么的火辣与性感。
  我只是瞥了一眼,虽然心中有怒气还是尴尬的把视线从眼前这具充满诱惑的身体上移开,她胸前鼓鼓囊囊的巨大波涛是那么夸张,一眼之下就知道里边没有穿内衣,那种胸前突出是如此的明显。
  至于她的下身,隔着薄薄的一层睡衣几乎能够看清楚里边那条同样充满了情趣的性感黑色内裤,我没想到这个女人会穿的这么骚。
  我站在卧室门口,也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眼前的女人看着我,清秀的脸上带着疑惑和不解,我没跟她客气直接用很僵硬的语气问了一句:“我爸之前身体那么好,怎么会说走就走的?这一切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说自杀我不相信,我爸一定不会做出这种蠢事的。为什么不等我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就匆匆火化?”
  我现在都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好不容易从悲痛中恢复一些就迫不及待的过来询问整个事情的原因。
  接下来这个女人说的话再一次让我感到惊讶。
  他们结婚时,因为我反对离家出走之后,我爸对我很失望很伤心,后来不知道怎么着又迷上赌博,到最后竟然被那帮狐朋狗友教唆着沾上了毒品。
  赌博和毒品,这无底深渊足够毁灭任何人,这两年家业败光了,以前我爸还有个小公司,现在早已经被放水收账和收赌债的抵走了,就连现在住的这个房子也被抵押给了银行,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家已经是一无所有,就等着贷款到期银行再把房子收走,那就真的算上无家可归。
  偌大的家业说没就没,在欠了大批赌债和吸毒的压力下,最终我爸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知道了这些,我的心里变得一团乱麻,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想着这些难以接受的事情。
  我走了两年怎么会发生这么翻天覆地的事情?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
  我爸在我走之前还充满了干劲,那时候公司效益蒸蒸日上开始起步,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说是因为我离家变成这样,这根本就不可能,这世界也只有我最了解我爸。
  一切都是因为她!我的心里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就是这个妩媚的漂亮女人突然出现,又紧接着闪电式跟我爸结婚,现在想想,当初我爸娶她的状态,倔强的跟着了魔一样。这些事情都充满了浓浓的阴谋感觉。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我再也没有睡意。
  坐在房间里烦躁不安的抽了根烟,我又离开卧室来到那女人的房门前。
  原本我还想问问详细的事情来解答我心中的疑问,可在安静的房间里,女人的房间出现了轻微的说话声。
  现在已经是大半夜,她这是跟谁在打电话?
  我没有跟之前一样立刻敲门,而是放轻了脚步,身体靠近房门想要听听她大半夜的神神秘秘跟谁在联系。
  听了一会儿我有些失望,只能隐约听到是在说话可是具体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清楚,明显那个女人在故意压低声音。
  听了会之后我放弃继续偷听,转身又回到自己的卧室里。
  心烦意乱躺在床上,我现在心里有了些隐约的主意,总是感觉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有问题,十有八九我爸出事,包括沾了赌和毒都跟她脱不开关系。
  现在我家弄成了这样,也没有什么利益可捞,也许就这在几天时间,这个女人应该就会露出狐狸尾巴来准备跑路了吧?
  心里越想悲愤,我现在就恨不得冲出卧室杀了这个贱货,但是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和真相又怕弄错了。
  我当初离家已经冲动了一次,事情到现在这地步如果真的有问题,我在没掌握全部真相之前,我是不会再冲动第二次,为我已经走了的父亲,也是为了我自己。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夜里十一点钟了。
  烦躁的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入睡的时候,忽然之间我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开门声音,这房间里除了我就是她,都这时候她怎么还会出卧室?
  在我疑惑的同时,周边安静到极点的环境中,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砰砰砰……
  我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那女人深夜中又过来敲了我的房门:“孙诚,你睡了没?”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半夜敲我的门,但我这大男人还会怕了她,我心跳加快起来翻身坐起,顺手把床头柜的台灯打开,这才去开门。
  眼前的女人站在我的房门口,跟之前一样还是穿着一身薄如蝉翼的紫色吊带睡衣,真丝的滑腻感在台灯有些昏暗的光线下还带着一丝晶莹与透亮。
  伟岸的胸前,我把视线从没有穿戴文胸的波涛上边转移开看着她的脸庞:“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请?”
  我疑惑的问着她,同时心里还带着防备,或许是之前根本没跟这个女人接触过,现在近距离的这么看着她,美丽的脸庞真的有种妩媚与撩人的感觉。
  这女人把脸侧的头发撩起拢到脑后,我发现她的香肩上的吊带比之前变得向外倾斜了很多,几乎是挂在肩膀上,露出了胸前大片的肌肤。
  我的视线总是不自觉的向胸前那巨大的突起和深深的沟壑看去,因为在这种面对面的情况下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开口声音有些轻柔,说话的同时还把另只手端着的水杯抬起:“看你那么晚没睡,一定是为你的父亲伤心吧?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你也别太难过,你爸想不开吞了安眠药自杀,我当时要细心一些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你爸没了以后咱们娘俩就相依为命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待你,一定让你爸走的安心。
  来,先喝点水吧,既然你睡不着,正好我也睡不着,那利用这机会咱们俩好好沟通一下可以吗?”
  女人向我抬起那杯水,温柔的说着话,脸上还带着真挚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看着那杯水端在胸前的位置,是有意是无意,正好在景色最诱惑的位置上。
  “我不渴,谢谢你的好心,另外这深更半夜的我感觉跟你聊天不合适,再说我也没什么可跟你聊的,我只想弄清楚我走的这两年,怎么会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还有最后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从开始到现在我并没有认可过你,所以你也别把自己当我们家人,还咱们娘俩?你比我大了两三岁而已,说出这种话来自己不感觉臊得慌吗?”面对眼前充满了诱惑的女人,我心中对她的怨恨并没有因为心里感觉异样而改变多少,我冲着她说完话之后就准备关上门重新睡觉。
  女人顺手把水放在了我床头柜上,面对我冷淡甚至带着排斥的态度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那双诱人的美丽眼睛紧紧盯着我:“你想弄清楚什么?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之前的时候已经大体情况跟你说了,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现在你爸刚走,你就这样对我,难道就不想让你爸走的安心吗?”
  一听到她又提起我爸,我那厌烦的情绪也毫不掩饰的流露在脸上:“别再跟我提我爸,我真后悔,当初就不该离开,这两年家里变成这个样子你的责任最大。
  明天天亮了我再跟你谈我想知道的事情,现在很晚我要睡了,你也回去吧。”
  我拒绝掉了现在跟这个女人谈话,因为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穿着这样来我的卧室,要么是真的把我当成了不设防的亲人,要不就是带着别样的心思,不论怎么样,我都要暗自防范的,包括她手中那杯水,我都抱着深深的怀疑。
  面对我的话,女人有些失望的点点头,我见她这样又忍不住的说了一句:“以后在我面前别穿的这么暴露,里边内衣都不穿还这么透,我爸才刚走没多久,你这就耐不住寂寞了?”
  或许是我有感而发,但是这句话说完话之后就见这女人脸色变红,而且原本还带着些许诱惑的眼睛里起了水雾,看来我这句有些侮辱性的话语让她心里生气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一直没有把你当成外人才按照以前以前在家的习惯穿的。
  还有,你不叫我一声‘妈’也该按辈分喊我一声‘阿姨’吧?哪怕你喊我的名字‘方晚秋’也行,能不能别‘你你你’的称呼?”女人生气了,带着责问的语气看着我,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侮辱,眼神中的伤心看起来不像是假的,这一刻让我变得疑惑起来。
  说来好笑,到现在为止,我才算是知道跟我爸在一起两年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方晚秋,名字很好听,只希望她美丽诱人的外表下,不是一颗歹毒的心肠。
  深夜,一个穿着打扮这么性感暴露的火辣女人站在我卧室门口,除了对这个女人的愤怒和厌恶之外,我心里一种压不住的异样感觉也不断的冒出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原本就充满了别样感觉。
  女人一双弯月般的美丽眼睛带着点点晶莹,像一只诱惑人心的暗夜妖精。
  美丽的脸庞微微低垂好像要哭泣,可下一刻方晚秋眼神猛然停顿住,之后抬头白了我一眼又把视线盯在之前的方位。
  一身风骚入骨的性感暴露睡衣,美丽的女人这个白眼看起来要比媚眼还要充满挑逗性。
  顺着她的视线我低头看了一眼,我的短裤已经高高隆起,那幅度看起来如此夸张。“你……你在对着我幻想着做坏事?!反应那么强……”方晚秋动听的声音很轻,说完之后像是故意的又用眼神扫了我的短裤,这个眼神令我差点暴走,随着她话语刚落下我的短裤也很不争气的狠狠向上挑了一下。
  反应瞬间剧烈的同时,方晚秋已经带着难以言说的笑容,撩拨男人心扉的火热身体向我走的更近。
父亲尸骨未寒,继母就要对我放荡不羁?
面对这不断靠近的诱惑,我该如何自处?

刚续弦就守寡,父亲的死真的与她无关?
戳下面的,查看更多未删减版内容!

超变传奇 http://www.ldksf.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